雅昌首页
求购单(0) 消息
买鸿钧首页资讯资讯详细

【评论】买鸿钧:烟云供养 大隐若虚

2016-04-28 17:11:50 来源:艺术家提供作者:
A-A+

  1988年,上海美术电影制片厂拍摄了一部水墨动画片《山水情》,人物、场景设定邀请了著名国画大师吴山明和卓鹤君先生,其诗一样的气质、幽远清淡的画面达到了天人合一的境界。在二十多年后的今天看来,《山水情》成了中国动画彻底商业化之前的最后一部艺术精品。从此,中国动画在低龄化继而商业化的定位道路上越走越远,《山水情》成为那个时代水墨动画最后的绝唱。

《山水情》代表着中国人的传统文化观

  为什么《山水情》会被公认为是至今无人超越的典范?因为这已经不是一部水墨动画,而是代表着中国人自古以来对山水挥之不去的情感。

  清代作家张潮的《幽梦影》中说:“有地上之山水,有画上之山水,有梦中之山水,有胸中之山水。”在我们民族文化心理中,山水实为一道独特的景观。大自然的山水给予了艺术家们灵秀的气韵和鲜活的神髓,让中国五千年来的传统文化世代传承,源远流长。

  2015艺术厦门博览会上,买鸿钧的中国画被评为优秀作品奖,有人这样评论:买先生的笔墨好,他长期以来坚守对于笔墨为中国画的基本表达语言的追求,他的笔墨渗透出来的是一种对中国文化深度的理解和挚爱;他的用笔很纯净,表现的是笔墨的修养、笔墨的功夫和笔墨的气度。中国画是养出来的,他的心态非常好,那就是甘于寂寞,不为名利所动,所以才能产生让我们能够感动的作品。

买鸿钧《云冈寻梦》(中国美术馆藏)2007年

  在当代中国画家的名册中,买鸿钧多少显得有些“不合时宜”。他深居简出,性子淡泊,不善与人交际,连电脑也不会用。他爱听京剧,满腹诗书,精修书法,博闻强识。他像一个不经意间穿越到现代的古人,又像一个大隐隐于市的隐士,在喧嚣的尘世中保持着自己的一方孤寂天地。

  在绘画的理念上,他始终追求返璞归真的理念和气息,一种中国传统的山水精神,林泉的意味。在这个小时代中,他用几近苛刻的心态在做大山水,独执偏见,一意孤行,却又走得潇洒,活得从容。

买鸿钧《晴秋图》2004年

  太行山下,竹林深处的艺术启蒙

  买鸿钧出生于河南博爱县,这里山川秀丽,风景独特,是一个很开放又很有文化的古城,素有“太行山下小江南”的美誉。太行山下的竹林里有很多桑树,买鸿钧小时候常和小伙伴们去竹林里采桑叶喂蚕。

  养蚕是当地的传统产业,在明清两代,这里生产的丝绸都是贡品,规模不亚于江南,到现在当地还有很多人在做丝绸生意。博爱境内有一条运河和京通大运河相连,做丝绸生意的商人通过运河把北方和南方的文化带回家乡,这些舶来的文化成了买鸿钧艺术生命的启蒙。

太行山南麓的博爱县,买鸿钧就生长在这样一个美丽的地方

  买鸿钧似乎天生就对艺术有着敏锐的感知力。小时候看到别人画竹影,但是不知道怎么才能画的那么逼真。他就和小伙伴一起,拿了宣纸和画板,让他们把竹子掰弯。竹子的影子透过阳光映射在宣纸上,他再用毛笔一笔一笔地描下来。这些都是他记忆里“好玩的事情”,也是在此时,艺术的灵感一点一滴的融入了他的生命里。

  “我的艺术履历和学院派不一样,从五六岁起我就喜欢跟着家乡的老先生一起玩,接受的都是传统文化中的诗词和书法。”谈及自己的艺术轨迹,买鸿钧回忆起当初。“有一些老先生喜欢拉二胡,唱京戏,我们那地方还有京昆社,所以我也喜欢。我现在还经常去北京大学的京昆社,我的一些同事们开玩笑说,鸿钧到北京不是来画画,是来看戏的。”

京剧是买鸿钧业余生活中最大的兴趣

  买鸿钧坦言,在家乡的土壤中成长,老先生的传统文化思想从小就在潜移默化地影响着他,也在他以后的生命中扎下了根。他享受着中国传统文化的浸润,直到今天依然沉浸在这种状态里,也从没有脱离过这些方面的探索和研究。

  在他看来,能够流传下来的那些诗词歌赋,其语言的精美,意境的深远都有着打动人心的力量。用他自己的话来讲,就是“来不及,也顾不上去顾及外面更多的东西,现有的一切,已经足够自己玩味不尽。”

买鸿钧《峡谷秋深》(北京画院藏)2007年

  殊途同归的艺术追求

  上个世纪80年代,东西争鸣,泥沙俱下。随着西方当代美术思想的入侵,“中国画到了穷途末路”的论调在美术界掀起了波澜。1989年,中国画泰斗李可染先生写了一幅字“东方既白”,边款上写着:“有人谓中国文艺传统已至穷途末路,而我却预见东方文艺复兴,因借东坡赤壁赋末句四字,书此存证。”论其当时,买鸿钧正处于求学时期。大学校园里的他也感受到了在风雨中飘摇的中国美术。

  “大学的时候很热闹,西方美术思想确实影响了很多人,大家觉得中国画这么老套,画了这么些年也没什么大的突破,一股脑的跟风去画一些时髦的东西。大家为什么会有这些想法?因为改革开放没几年,大家刚看到新的东西,会觉得很新鲜、刺激。反观中国传统绘画,他会觉得几百、几千年都是如此,早已没有了刚接触时的新奇感。所以会有人提出中国画已经到头了。”

创作中的买鸿钧

  买鸿钧认为,山水画在宋代已经形成了一套完备的体系,后人再想逾越是不可能的。但究其原因,是因为中国画有一个传承断代的状态。

  “康有为戊戌变法以后到国外去,他第一次接触欧洲绘画,觉得色彩那么漂亮,那种意境、质感、亮感是他没见过的,他觉得很棒,发动了很多学生去学习。接着就是五四运动,所有的传统文化,无论精华糟粕统统要否定。然后是陈独秀的新美术,带着一帮人到国外去留学,再往后面就是十年浩劫、‘打倒老先生’,严格来说他们是没有接触中国传统绘画的精髓。所以到我们这一代,我们向谁学习?”

买鸿钧《漾漾山光》2000年小

  “向谁学习”的问题不只是当年买鸿钧的疑惑,更是横在一整代年轻人面前不可逾越的鸿沟。所以西方美术来了,当代艺术来了,年轻人都一窝蜂地去追逐潮流了,中国画一时间风雨飘摇。但李可染等老一代的艺术家,在他们的心里有一种坚守:东方既白。文化的根本和发展规律不会变,无论历史的车轮如何前进,艺术有它自身的规律。大浪淘沙,好的作品终究会留下。

  对于东西方艺术理念碰撞的问题,买鸿钧却理解地更为超脱。在他看来,欧洲的现代美术伴随着工业革命发展,世人更关注当下的生活状态,可以说更“入世”;而中国人长期受到哲学和玄学的影响,在观念上更为“出世”。其实大家都是在努力地寻找生命的归宿,只是表达方式不同,材料不同,手法不同,自古如此。艺术本不分国界,即使起点不同,结果总是殊途同归的。

买鸿钧《堆秀山》2008年

  秉返璞归真之心,探寻缘追根之路

  中国人在五千年的历史长河中经历了分分合合,但终究没有脱离中国传统文化这一脉。长期以来,我们秉承的还是东方人的美学思想,这是一种天地精神,更是对宇宙的深刻认识,能够让人类长远地去寻缘追根的一种生命态度。

  艺术家往往工于技法,而买鸿钧似乎更愿意让心中的情感指引着自己的创作之路。从他的画中看到是一种感悟,一种境界,一种大的胸怀。

买鸿钧《心如游云》2008年

  “中国人有着对宇宙有更深层的认识,所以我们对自然会有一种尊崇。我们讲”万物有灵“,看到一座山、一块石头也会感动。范仲淹曾言‘我见青山多妩媚,料青山见我应如是’,是我们在心中感受到了自然之美,和自然产生了水乳交融的碰撞。再说杜甫,‘感时花溅泪,恨别鸟惊心’,是因为心有所感,周围的景物就会赋予我们同样的感情色彩。敬畏自然、敬畏生灵,所以中国在宋代会有理学的存在,有规矩,有纪律,历来如此。中国人什么时候失去过规矩?从来没有过。”

  买鸿钧眼中的中国绘画,更多的是一种思想上的传承。计白当黑,以少胜多,以朴素为美,虽五色炫目不可取。几千年前的儒、释、道精神,在中国画中得到了完美的融合。这是中国人的宇宙观,更是艺术家的生命观和创作观。

买鸿钧《银山塔林》2009年

  翰墨因缘旧,烟云供养宜

  在娓娓道来的闲聊中,时不时会给人一种错觉,画家买鸿钧更像是一位诗人,一位文人,抑或是一位哲学家。他的艺术人生,就是在寻找自己灵魂寄托的过程。他的林泉精神和归隐意味,实际上是通过山水艺术实现了“天人合一”。

  清代书法家伊秉绶曾撰写过一副对联“翰墨因缘旧,烟云供养宜”,其意是结笔墨之因缘,受云烟之洗涤,意喻中国山水绘画精神的“山水大道”。也正如买鸿钧所言:创作是生活的感悟,是来自生活的激情,是生命、审美、情趣与自然的拍合。寄情山水,烟云供养,胸中有丘壑,自然下笔有乾坤。

  买鸿钧简介

  北京画院专职画家,国家一级美术师,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北京市青年联合会委员。

  1969年生于河南博爱。先后毕业于中央民族大学、中央美术学院。作品多次入选全国美展、北京国际美术双年展、全国中国画展等国家级展览,众多作品被中国美术馆、北京画院等国家重要艺术机构收藏。2014年在中国美术馆成功举办个人展览“烟云供养――买鸿钧山水画艺术展”。出版有《中国当代名家画集·买鸿钧》、《烟云供养·买鸿钧诗文书画》、《中国山水画临摹与创作》、《名师写生范本·买鸿钧》等多部专集。

返回顶部
关于我们产品介绍人才招聘雅昌动态联系我们网站地图版权说明免责声明隐私权保护友情链接雅昌集团专家顾问法律顾问
关闭
微官网二维码

买鸿钧

扫一扫上面的二维码图形
就可以关注我的手机官网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