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昌首页
求购单(0) 消息
买鸿钧首页资讯资讯详细

【评论】买鸿均印象

2016-04-28 17:03:28 来源:艺术家提供作者:王祥夫
A-A+

  买鸿均是漂亮人物,不止诗文与画,还有人。

  看他一张老照片,说老照片,其实亦不老,像是才前几年的事,又像是在琉璃厂,一个老琴师端然坐在那里,他站在一边,微微侧着身,丁字站,两手捂着肚子,想必是青衣唱段,是梅是程尚不可知。还有他和京剧大师袁世海的合影,一坐一站,坐的当然是袁先生,站的是他,袁世海鼓掌击拍满脸的笑,他大张了嘴在那里唱,煞是忘情,一时风神爽然。他在他的一篇名为《张自忠路六号》里自己写道:“有一天黄昏我在胡同里行走,忽地听见京胡声响起,仿佛是西皮导板,于是刹那间竟怔怔地脱口接了句:‘包龙图打座在开封府哇。’那边竟也应和着拉弦,我便接着唱,渐渐地走近,直唱到‘咬定了牙关为哪桩’才罢。然后向那拉弦的拱手,那人起身还礼。”这段文字亦是清明爽然,而且亦是见性情。相信有性情之人笔下才会有好的清风明月,从画到人,从人到画,相信这句话放在鸿均身上正合适。

  说到书画,人们常以“技艺”二字格之,但“技”可以学,而“艺”却非靠养不可至,非靠性情不可至。与中国字里的“技艺”二字相对的另两个字便是“学养”,这便是一种说明,技靠学,而艺靠养。一如作家中的汪曾祺先生,爱写字画画儿,爱下厨做鸡毛小菜,年轻时还爱拍昆曲唱梅派青衣,更酷爱喝酒,其爱好多多,文字才好到令人心惊,下笔便有行止节拍。依此说,鸿均的书法与绘画的好,渊薮便在这里,是养而有成,不是苦逼的学,若苦逼的学,学出来相信亦只是种种皮毛。

  说到书画,师承也不过是外缘,而真正的心源便只是自己,春风荡荡,梅开万点,春风也只是外缘,而那透骨的寒香却是它自己的千年修炼。当下画坛,能诗文者不多,善书者亦不多,鸿均这两项皆强于其他画家,诗文佳善且不说,书法之好都在世人的眼里心上。当下画家,如鸿均书画两绝者概不多见。我看书画,习惯是先看落款,而且看得快,初看鸿均的画,也只先看其款,竟被他吃一惊,鸿均的字,是直入书家堂庑,每一笔心中都有智识分寸,不画画儿,他便是书家,有多少岁月磨砺和法度被打磨在里边,抛开画,他是书家,而抛开书法,他又是画家,这样说话便是笨,在鸿均这里书画二者是端然而合。

  一个人在纸面上的好,也只是花上香水中月,究其根底,还要说到他心里。关于鸿均的评论多多,而大多都忽略了他诗人的身份。旧体诗也一定是在文学的范畴,所以这就要讲到他的诗他的文他的文学素养。说到作文字,做为画家的买鸿均的文字也偏好,只以《桃溪》为例,数百字的小文直可入当代精品:“婺源在江西省,旧属徽州,今岁初春携同学共游,车于夜间至一林深处止,四周寂然,杳然不知何处。天明即起,见四周皆山,青碧如染,胡木参天交错,蔼蔼如盖。逢微雨,撑伞信步游。约数里,一径羊肠斜出,缘路行,转茶畦,过柴扉,路尽有人家十数户,粉墙俨然,参差掩映修篁乔木间。背青山,对溪流,水极清冽,有红鲤唼喋戏水,水中人影晃动,倏忽箭散。黄犬卧巷中,翕然望来人,视若不见。有女子闻声出,延以家中用茶。巷深处有古屋,周墙挂藤,门洞开,望之深然。斜光自窗入,窗下安坐一老妪,音容蔼蔼,清癯古貌,问以年岁,茫然不谙外来人语,以手相示,知百有四龄。同行者皆惊诧,争相合影留念。陶令公昔有桃花源记事,初不信,笑为妄语,时至此间,人世间信有粉本,缘村盘桓,久不忍去。道旁古树悬木牌,恍惚有字,近视之:桃溪。”

  援引这一段文字,是想让读者知道世上文字的妙好,画家的文字与作家比,造境状物或要略胜作家一筹,比如日本东山魁夷的散文便下笔直入画境。鸿均的这段文字,散步样的漫然开头,打太极拳样猛然一顿一收的结尾,极是知道行止筋节,以这样的文心去领略山川之妙再幻化于笔端,烟岚叠嶂一旦诉诸于他的笔端,想不妙也没有可能。文学修养与书画之道是互为滋养,光靠作画达不到的地方,文学修养或可以让你达到,光靠文学修养达不到的地方,作画也许可以让你达到十分。或者,京剧的一板一式也足可让人顿悟?艺术原是相通的,只有相通,才可让艺术直达圆融境界。

  鸿均在当下画坛,其笔墨极是恣肆汪洋,但这也只是一面,他另一面的笔墨是极为简淡而意韵弥足,是诸家具在笔下而又有自家法。论鸿均的画作,是不能以南宗或北宗论之。《读画录》记陈老莲:“老莲拓杭州府学龙眠七十二贤石刻,闭门摹十日,尽得之出示人曰:何若?曰:似矣,则喜。又摹十日,出示人曰:何若?曰:勿似之,则更喜,盖数摹而变其法,易圆以方,易整以散,勿得辩也。”鸿均的山水,是南北宗俱在,但早已是打成一片。鸿均的山水用笔之好乃在于大画有细节好看,小画有大气韵可以让人品鉴。他的大幅《江山万里云水阔》着实令人对之而神旺,画面之上的雾岚流云长松飞瀑是长诗大赋的诗性抒发,面对这幅画作,像是有洞穿今古之啸傲之声从千百里外传来,细审此作,又是传统笔墨的粹然集合,表现出画家极强的整体把握能力和深湛的笔墨功力,此画只看局部,是“国手置棋,观者迷离,置者明白。”,若看全部,则是风云顿起,峥嵘壮阔的无法言说,是百般风流,千种滋味,这八个字放在鸿均这幅画里,似觉恰好。

  再说到鸿均的小画小品,如他的写生系列,再如他的扇面,其笔力之强,过人处往往在于画虽小却咫尺间有大气韵。其小品小画用笔一如他的书法,圆劲苍秀神彩飞动。从画到人,从人到画,再说到他的一张照片,他在外边写生,手里竟是一团草。笔是什么?什么是笔?这一照片亦可为鸿均“运笔如椽力破整齐”做一解。记不清是谁说过的话,此话亦只是风趣得紧,说有些人的画拿起来一抖,满地是房子和树,而鸿均的画拿起来一抖,相信满地是笔墨,别的什么都不是。

返回顶部
关于我们产品介绍人才招聘雅昌动态联系我们网站地图版权说明免责声明隐私权保护友情链接雅昌集团专家顾问法律顾问
关闭
微官网二维码

买鸿钧

扫一扫上面的二维码图形
就可以关注我的手机官网

分享到: